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亚博官网app登录 >

雁隐丘山去 www.yabovip8.cpm:席玙

发布时间:2015-05-29 11:45 类别:亚博官网app登录

情有独钟欢喜冤家天作之和
?
?
文案?
文案无能晚期患者,无药可救。越写越偏,干脆改之。
乖张、傲娇、特立独行受——痴情、热烈、矢志不渝攻。
父母不幸——父亲和一个男人......?!燕小爷前期遇人不淑,后来及时回头是岸,轰轰烈烈把前渣攻拉下高位,鞭之踏之,然后挥一挥衣袖,拖拉着某只始终甩不掉的二傻痴货,远遁深山。
还有N对意料外的CP 虐恋情深有,一见钟情有,欢喜冤家有,宠溺保护有......总而言之,一锅大乱炖!
?
内容标签: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欢喜冤家
搜索关键字:主角:燕离陌,朱穆轮 ┃ 配角:陈戬,管晋,月阔镜台,沈珩。 ┃ 其它:
?
?
?
  ☆、征西
?
  晟轩凤元年间,新君初登帝位,朝堂动荡,边境不安。
  京城燕府。
  一座外看气势磅礴,内里却装饰朴素的宅子,后院空空旷旷的,尽是些木桩箭靶,旁边还有一座高台,一侧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兵器,很容易让人认为这家的主人不是个附庸风雅之士,而是爱好舞刀弄枪的粗犷莽夫。
  不过,院子外墙上那攀援着的一墙枫藤,却开得甚好。在日光映衬下鲜绿欲滴,明媚闪耀。仔细看来,那相交的枝枝叉叉,竟然被修剪成了一朵朵并蒂莲花的图案,倒是分外别致了。偶尔风起,微微荡漾的柔顺叶片,果然是摇曳多姿之态。
  枫藤长势惊人,若要一直维持花样,着实需要费些心思和精力,如此看来,这主人似乎又有几分诗情画意。
  红日初升,天边朝霞万里,府内的人大多都起来了,而一个栽了绿竹的院子里,却有两个丫鬟模样的人正在敲门,似乎是在喊屋内的人起来用早饭。
  “少爷,你快些起来吧。”“少爷,竹韵煮了最好喝的莲子汤。”
  两个丫头都是水灵灵的,声音也如出谷黄莺,这般吵着让房内的人起来,非但没有烦乱之感,反而顿觉清爽。
  片刻,房门突然打开,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年打着哈欠出现在门口。
  “你们一日不叫魂不行吗?本少爷又不是会睡死过去,该起来的时候就起来了嘛。”少年眯着一双桃花眼,粉嫩轻薄的嘴唇一张一合,吐出的话却大煞风景。
  两个丫鬟正是二八年华,见他衣裳搭在肩上,白皙精瘦的胸膛一目了然,都有些红了面皮,撇过眼去不敢直视。竹韵胆大泼辣些,忍不住出言让他穿好衣服。
  “怎么?难道少爷我这身材入不了你们的眼吗?还是少爷长的一张钟馗的脸,让你们这样嫌弃。”
  那少年不但不收敛,嘴角轻勾,一抹妖娆戏谑的笑意跃然脸上,他抱臂倚着门框,打趣两个丫头。
  两人哪敢回答,少年一张容颜,彷初升朝霞,似盛绽玉英,眉飞入鬓,眸亮如星,静则春水涟涟,笑则月牙弯弯。自幼习武,长身玉立,体态匀称,增之一分则嫌多,减之一分则嫌少,一举一动皆是别样魅惑。若是身为女子,即便是京城第一美人,都比不得他万分之一的风采。
  可惜,真正应了那句话:纵然生得好皮囊,却原来腹内草莽,行为偏僻性乖张,哪管世人诽谤。少年外表让人心向往之,真真接近了却又被他羞得无话可说,恨不得转头就跑。
  “咕咕”一声,少年摸一摸无一丝赘肉的肚子,伸出一只修长的手,他一脸无辜地看向两个丫头:
  “饿了,莲子汤呢?”
  正看着他一张美颜痴痴发呆的两人,顿时倒地。
  刚刚打开府门的管家,正站在外面看看牌匾斜了没有,就听到巷口有轿子的声音传来,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来,原来是皇上身边的内侍齐斯。
  燕离陌刚刚开始自己的丰盛早膳,抬头就瞧见了笑意盈盈的齐斯。
  眸中水波一闪,片刻又归于沉寂,他仍旧一手拿了一个包子往嘴里塞,生生破坏了画面的美感。
  皇帝身边的近臣出现在这里,自然是带了皇帝的旨意。管家和丫鬟们已经开始准备进宫所需之物了,唯独燕离陌大喇喇地坐在那里,与齐斯相对无语。
  “燕少将军,您还在生陛下的气吗?”
  半晌,瞧着房里没人了,齐斯才轻轻开口,脸上仍然挂着恭敬的笑意。
  燕离陌抬头瞥了他一眼,水润盈波的眼眸兀自妖媚,让齐斯心里一颤。不愧是入得了皇帝眼里的人,果然魅惑天下。
  等燕离陌拖拖拉拉收拾好进宫的东西之后,已是快近晌午了,齐斯却也不恼,安静地候着,一直到两人入了宫门,进了北宸殿,他才带着殿内的宫人们下去了。
  富丽堂皇的大殿内似乎是刻意拉了帘子,显得有些昏暗,外头的明媚日光照不进来,只在缝隙里肆意涌动。
  燕离陌细长的眉毛微微皱起,他不喜阴凉,最爱日光遍地,让人心生温暖。
  忽然,一双手臂伸来,他惊呼一声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习武之人的本性,他刚要抵抗,耳边就传来一阵温热黏腻的气息:
  “是朕,陌儿。”
  像是这声音带着异样的魔力一般,燕离陌所有的挣扎顿时消散,似乎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了,他软软地靠在身后那个人的怀里,任他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。
  一如之前的许多次,在燕离陌神情恍惚之际,他已经衣衫尽去,又一次躺在了那宽阔平坦,恍如无边沧溟一般,让他深陷其中无法逃离的龙床之上,身上那人粗暴地进入自己的那一刻,一阵撕裂的疼痛传遍全身,水光迷蒙的眼眸却突然一亮,一丝清明回还,他又想起了那年初夏。
  彼时燕离陌还是将军府不知世事的少将军,整日除了练功,便是与一群狐朋狗友饮酒作乐,青楼一梦。短命的娘早早就去了,那个将军爹又整日驻守边关,听说在那里也早已娶妻生子,恐怕早已忘了还有一个儿子留在京城。从八岁开始,他就是一个人和一府的下人一起生活的,十二年过去,日子倒像是一潭秋水,半丝波澜也无。
  冬去春来,立夏节至,最爱炎炎夏季,便与朋友相携去南郊游湖,小舟悠悠,荷叶田田,几个人兀自说着一些没边没际的话,就听到有敲锣鸣金的声音喧闹,原来是天子出游,到南郊祭祀,祝祷一年丰收。
  那也是燕离陌第一次见到他,一身朱色礼服,赤玉束发。已过而立之年,他面容沉稳端正,双眸不怒含威,让人莫名敬服。天子之尊,非但不骄横跋扈,反而训诫身边宫人莫要惊扰百姓。如夏日暖风的嗓音浑厚有力,一下就击中了燕离陌的心。
  祭祀进行到一半,忽然起了骚动,一群黑衣蒙面人从四面八方而来,剑光闪闪,直奔场中那一团红光而去。
  燕离陌飞身而起之时,御林军早已与贼子战在一处,刀光剑影,混乱不堪。可是那人竟然丝毫不显慌乱,仍巍然屹立于祭台之上,天家风范尽显,凛然不可侵犯。
  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笑意,燕离陌一招夺下长剑在手,站至他身前,神来杀神,佛到杀佛。
  黑衣人之首竟然也是个武功高强的,酣战数时也不能分出胜负,而此时南城守兵已至,无奈之下,那人骂了一句异邦之语,哨声响起,他带着剩下的黑衣人冲天而起,眨眼便失了踪迹。
  时至今日,燕离陌还清晰地记得,那人整冠敛衣之后,含笑点头,拍在自己肩头的那只手掌的温度,比初夏的日光还要灼热,让他从此不能忘。
  后来的事,都在燕离陌有些跟不上的速度里发生。自己是燕北靖的儿子,他自然会知道,一次次地下旨进宫,御花园里切磋武艺,高谈阔论,本该是君臣一般的相处之道,可是那个因为天晚宫门已锁的月夜,他竟然在自己半睡半醒之际,将自己抱到了龙床之上。
  不是反抗不了,而是在他一遍遍的低唤自己名字的炙热嗓音中,一切力气都消失殆尽。
  一场迷乱,是梦是真?却从此沉沦,无法自拔。
  “又在发呆?”
  心满意足的姜桓看着身下娇艳欲滴却目光迷离的人,轻勾一下他小巧挺拔的鼻梁,含混带笑的声音里似乎有满满的宠溺。
  “啊?”
  听到这无比让他沉迷的声音,燕离陌聚焦了眸光凝视身侧的人,红唇微张,香舌轻露。
  “还有时间,陌儿。”
  姜桓眸色一暗,腹下一紧,翻身又压了上去。
  的确,日高风暖,花影重重,这一世的时光都在此刻永驻。
  回到燕府的时候,已是日落西山了,不顾管家和丫鬟的连声呼唤,燕离陌径直去了后院温泉。
  褪去衣物,将自己完全浸泡在一池暖意之中,掩去身上点点红痕,似乎也掩去了沉沉心事,他终于长舒一口气,透过栏杆默默凝望着围墙上的并蒂枫藤发呆。
  “少爷,管大人来了。”
  管晋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只露了一头乌发泡在池子里的燕离陌。
  “你消息还真快,果然是一心为国的忠臣!”燕离陌听到了竹心的禀报,却身形未动,仍是那副姿态,声音里的嘲讽也毫不掩饰。
  管晋不过比燕离陌大了四五岁,丞相之子,皇后之弟,而且年轻有为,如今已是北城部尉,掌管京城一方要务。
  “离陌,你当真要去边关?古月国兵强马壮,而且这次带兵的是他们的二王爷,这一仗并不好打,你从未出过远门,我有些担心。”
  丝毫没在意他的讽刺,管晋径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倒是一点也不见外。
  “我不去你去吗?边关已经告急,还是等人家打到家门口了,再让那些满嘴之乎者也的老弱病残你搀着我我扶着你的去保家卫国?”
  管晋沉默不语。
  朝堂之上,有能者皆是一干老臣,根本无法带兵出征。可是如今趁着新皇登基,朝政不稳,毗邻晟轩西部的古月国竟然已经屯兵边境。数十年未兴兵事,守关将士贪图安逸,早已是一盘散沙。古月大军一至,大将军秦孟,害怕战败受朝廷怪罪,竟然携带家眷潜逃,将一个乱摊子甩给都尉,跑得人影都不见了。
  现在姜桓最头疼的一个问题,就是派何人到边关领兵。昨日入宫,一番情乱之后,燕离陌才知道姜桓唤他进宫真正为何。
  不错,朝堂年轻一辈中,文武双全有勇有谋者不多,他燕离陌虽然平时玩世不恭,但他敢认第二,就无人敢排第一。
  “那你要跟燕将军说一声吗?”
  半晌,管晋才又问了一句,显然是不再劝他了。少年郎志在天下,出去闯荡一番也好。京城的生活安逸奢靡,只会磨去人的斗志和信念。
  燕离陌终于转过头来看他一眼,却是嗤笑一声,如同看个傻子一般。
  的确,燕北靖和燕离陌这一对父子,比陌生人见面的时间还短,怕是连对方长什么样都记不清了,说与不说又有何意义?
  管晋又絮絮叨叨说了些废话,燕离陌偶尔哼哼一声,也不知听没听进去。直到他察觉他的无心,知趣地离开,燕离陌忽然从水中抬起胳膊。
  细长白皙又满是肌肉的胳膊上滑落颗颗水珠,比美人出浴的娇弱更有一番动人心魄的美,手指泡得有些发胀,握着的一枚双龙玉佩却晶莹透亮。
  这是姜桓与他温存过后,替他穿好衣服时塞在他手里的,两人已是最亲密的关系,燕离陌又岂会不认得这枚玉佩。这是姜桓的贴身之物,听说是他被立为太子之时先皇赠与他的,带在身上已有数年,倍显温润。
  如今,自己马上要为他出征边关,他将此玉佩相赠,所为何意,燕离陌心中有所猜测,却又强忍着不去多想。
  他早已有后宫佳丽三千,甚至膝下已有皇子公主,自己所能期待的,已经少之又少。
  或许,就当做是他对自己相守的承诺,一生短暂,不过瞬息,莫要贪心才好。
  三日之后,燕府燕离陌被凤元帝任命为征西大将军,即日出征边关,击退外敌。 ? ? ? ? ? ? ? ? ? ?
www.yabovip8.cpm有话要说:  
?
  ☆、新官上任
?
  京城外十里长亭。
猜你会喜欢....